獐子岛养护野生海参剑指高端

2011-12-08 14:14 来源:大连天健网
选择字号: T | T

                     点击查看更多獐子岛深度解读报道

《推动可持续 聚焦獐子岛》系列报道之碳汇獐子岛一年“种”下53万棵树

 《推动可持续 聚焦獐子岛》系列报道之科学家们助推獐子岛挑战极限

 《推动可持续 聚焦獐子岛》系列报道之獐子岛不断挑战世界标准极限

《推动可持续 聚焦獐子岛》系列报道之獐子岛养护野生海参剑指高端

 

 

    在全国上下都在觊觎海参市场这块大蛋糕,纷纷“圈海”养殖海参时,中国渔业领军品牌獐子岛却旗帜鲜明地表示:獐子岛坚决不做圈养海参。

 

  就像一直以来人们看不懂獐子岛的股票为什么会有那么牛的业绩;看不懂这家企业坚持的可持续发展;看不懂这家企业为什么请了那么多科学家来搞科研;看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请瑞士的公司做食品检验一样,人们也看不懂獐子岛面对极度膨胀的海参市场,为什么如此固执的坚守?

 

  吴厚刚道出了其中的秘密:第一,海参不是一般的鱼虾,保健食品要有保健食品的生产规则;第二,圈海是对生态的破坏,这是对自然的冒犯;第三,海底是最后一块净土,唯有海底才能让我们放心。同时,当别人在扩大养殖规模时,他们却悄悄在扩大原产地野生海参自然保护区的面积,剑指高端,谋划称霸野生海参市场。

 

  

  海参市场膨胀

  獐子岛拒绝圈养

 

  自从2003年春天那场“非典”过后,海参市场突然间进入到一个持续不断的高潮。“此前,海参市场多年处于萎靡不振的状态,非典事件给海参产业带来福音,人们开始注重健康,注重保健。”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办副主任孙坤说,海参产业发展到今天,市场容量已经达到300亿元。

 

  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资本的影踪,300亿元的产业规模让投资者趋之若鹜。一个可以看到的情形是,在中国沿海可以开发的海岸带几乎已经被瓜分完毕。传统的渔业企业大规模圈海圈地,开发海参养殖,一些追求快钱的投资和投机者也开始蜂拥这一市场。“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比房地产来钱更快的产业。”长期投资房地产业的投资人说,近几年,在房地产调控政策背景下,很多投资人到全国各地可以圈海的地方去购买或租用虾池或围堰,靠养殖海参暴富的神话不断上演。

 

  在这个靠海参“抢钱”的时代,獐子岛集团却亮出了另外一张牌:坚决不做圈养海参。

 

  海参的养殖分两种,一种是将人工培育的海参苗投入到人工在海边围起的围堰里或者虾池里,水深一般一到两三米,一年或一年半长成,这叫围堰养或圈养;另一种是将人工培育的海参苗丢到海里,海水深度在十几米到二三十米,三到四年长成,这叫底播增殖。

 

  圈养的海参在整个生长过程中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 “短期看,这是一块巨大的‘肥肉’,生长周期短,见效快,因此,在全国风行。”獐子岛集团研发中心总监梁峻说,“但是,獐子岛的理念决定,我们不能做这种养殖。”

 

  做出这一决断是要付出代价的。作为拥有中国最大海洋牧场的獐子岛集团,在海参市场份额上其实并不占优势,这一结果让海产品领军品牌獐子岛多少处于尴尬境地。

 

  獐子岛集团对海产品实行全产业链管理,集团旗下经营的海产品有虾夷扇贝、鲍鱼、海参、海胆、海螺等高档海珍品,其中只有虾夷扇贝在市场具有全球主导地位,仅在国内市场就占据70%的份额。在上述产品中,直接与终端消费者接触的是海参。在全国很多城市,人们是通过认识海参来认识獐子岛品牌的,海参的市场占有率直接决定了品牌在市场的知名度。

 

  獐子岛集团副总裁王勇说:“知名度不代表美誉度,獐子岛不会牺牲产品的品质来获取知名度。”

 

  

  獐子岛拒绝圈养的三个理由

 

  据了解,这几年,关于獐子岛要不要做圈养海参的话题多次在公司的战略会上讨论过,在不断地争论中,最终统一到董事长吴厚刚那里:“拒绝圈养,原因有三:一、海参是保健食品,不是一般的鱼虾,保健食品有保健食品的生产规则,不能贪多求快;二、围堰如何保证食品安全?围堰将不可避免要承担由于陆地工业化建设带来的陆源性污染,也无法保证在短时间内使苗种体内的药物成分降解掉;三、围堰对生态具有很大的破坏性。”吴厚刚说,“在生态环境不断遭到破坏的今天,环境的污染越发令人担忧,海洋是最后的一块‘净土’,獐子岛海域是国家一级清洁海域,又是辽参原产地的核心区域,上天把这么好的条件赐给我们,我们有什么理由为了眼前的利益去放弃一些准则呢?”

 

  獐子岛集团经营的准则是生态安全和食品安全,“这在獐子岛是天条,谁也别想触碰。即使有再大的利益,我们也要放弃。一个坚守可持续发展战略的企业,必须懂得取舍。”吴厚刚的话掷地有声。

 

  就像每一项战略投资争论的结果一样,每一次他们都选择了放弃眼前利益。在海参养殖方式问题上,他们依然选择了放弃眼前利益。

 

  吴厚刚更愿意解释他的生态生命价值观:“拒绝圈养,是因为我们更知道这种方式对生态的破坏力。在海边围堰会改变海流的方向,会破坏海边固有种群的生活习性,会破坏他们的家园。”獐子岛是有过教训的。很多年前,獐子岛修建码头,从海底捞石头。“原来,这里是著名的鲍鱼窝,野生鲍鱼世代在这里繁殖,附着在海边的礁石上,石头没了,鲍鱼也只能离开了,我们感到很对不起那些生灵,内心里感到痛惜。”

 

  只有懂得海、尊重海、亲近海的人才能有如此的痛惜。“我们不该为了今天的利益而放弃了明天子孙的利益,破坏生态必将让子孙沦为生态难民。”吴厚刚说,獐子岛很多年前就提出了“生态是有生命”的理念,他们投入巨资养海,“我们决不能做破坏生态的事,这是我们的底线。”当这个大海的儿子看到中国绵延的海岸线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养殖池时,他的心痛了。这海岸线上曾经聚集了那么多的生灵……

 

  

  扩大野生养护,延续种族,剑指高端

 

  獐子岛企图用拒绝圈养海参的方式来与同业做区隔,标明自己的价值观:在为生态和消费者负责的前提下获取利益。

 

  其实,在这一标榜背后,獐子岛在做着另外一个规划:扩大野生海参品种养护,剑指高端,称霸野生海参市场。

 

  这一思路来自于獐子岛管理层对野生人参的理解。长白山是中国野生人参产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长白山脚下的农民将野山参采集到自家的院子里,开始了人参的耕种。随着几代人参被人为驯化后,人参再也难以回到其高贵的地位。在吉林,十几块钱就能买到一把人参的情形到处都是。“海参不也面临着这样的尴尬吗?”吴厚刚对此不无担忧,“如果海参也这样养下去,通过不断地杂交培育,人工干预,迟早会破坏野生海参原有的基因,改变海参原本的药用和保健价值,改变种族的特性。未来,我们可能连海参这一物种的亲爹亲娘都找不到,这将对子孙无法交代。”基于这样的想法,獐子岛集团保护了一块野生海参的原种,并在今年委托中国海洋大学的食品专家为野生海参做了营养成分比例的测试与比较,专家发现,这种纯种野生的海参在关键营养物质的累积上都明显高于一般的海参。

 

  这块被保护的海域叫马牙滩,历史上从来没有被人为干预过,从未投放过任何苗种。马牙滩海参通过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野生认证。去年,獐子岛集团对稀缺的马牙滩海参进行了慈善拍卖,300克最高拍出12.7万元的天价。

 

  在獐子岛2000平方公里的海洋牧场,野生海参是稀缺资源,可在市场上, “野生海参”遍地都是。“这怎么可能,采捕一头野生海参,潜水员的取费价格都在上百元甚至两百元。”獐子岛海参事业部负责人孙海平说,“真假不言而喻。”

 

  为了野生海参种族的延续,为了更高端的野生海参市场,獐子岛将整个獐子岛海域的50多公里海岸线的原产地地标海参自然区全部养护起来,不允许投放任何海参苗种。

 

  避免杂交,保护纯种正宗是所有生物繁衍过程中的本能。在美国有一种蝉,每13年才出土一次,科学家分析,这个被称为“精明的数学家”的家伙选择质数年出土的原因就是避免与同类碰上,进行杂交,串了种子。

 

  獐子岛对纯种野生海参的保护,与13年蝉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吧。

 

  

  执着坚守

  獐子岛不担心

  “劣币驱逐良币”

 

  毋庸讳言,市场上售卖的海参中,大多是围堰养殖的;在售卖过程中,又多打着“野生”的招牌。有人悲观地宣称:这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獐子岛的坚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没有人不明白,利益最大化是资本的本能追求。海参市场如此大的容量,圈养或围堰养殖的海参只需一年到一年半时间就可以上市交易了,而在海底自由生长的海参长大至少需要三年;而且由于围堰海参的生长在可控的范围内,而海底的海参生老病死只能听天由命,成活率很低,这种账连小学生都会算,獐子岛又是如何理解的呢?

 

  吴厚刚解释说,守住原产地,坚持对野生种群的养护不是为了放弃利益,而是为了更长远的利益。随着圈养海参规模的扩大,有人已经开始担心海参在走虾的老路:由于陆源的污染、环境的不可控,用药的不可控,苗种的过滥繁殖,虾池病害爆发,造成养殖虾的大规模死亡,后果不堪设想。如此说来,獐子岛在用这种拒绝和坚守来避免可能到来的风险。

 

  吴厚刚一直怀有善良的愿望:市场终将回归理性,这是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的。“每一个负责任的领导品牌都曾面对过这个问题,他们的产品无数次被模仿,被假冒,但是,有谁超越了领军者?山寨的苹果打败正版苹果了吗?”

 

  是的,在海参市场,獐子岛每推出一个概念都会迅速被模仿,他们卖野生,满市场都卖野生;他们卖国家一级清洁海域,满市场都卖清洁海域;他们卖野生品质的底播品种,满市场都卖野生品质的底播品种;他们卖辽参原产地,满市场都卖辽参原产地。

 

  但是,獐子岛已经超越了这些,他们卖瑞士通用公证行(SGS)的检验标准,没有人能够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产品经过国际上最苛刻的检验;他们卖广为欧盟国家认可和推崇的以生物多样性为诉求的可持续发展的海洋生态环境认证,没有人能摸高到此境界;他们卖达沃斯认定的“可持续的新领军者”典范企业,没有人能够获此殊荣……

 

  獐子岛如今可以输出的是他们的价值观。他们想用野生海参与同业区隔,以彰显自己的价值观。

 

  微软有一句名言:我们之所以跑在对手的前面,因为我们一直在超越自己。后来的追随者,只能看到我的尾灯。

 

[ 责任编辑:徐晓凤 ]
獐子岛